十一月 30

評析:外來的和尚就一定比較會唸經嗎??至少在經濟學領域裡不一定是!

  許多時候解決經濟問題往往需因地制宜,沒有可以放諸四海皆準的鐵則!例如,一樣是要解決通膨,有些國家以升息方式因應,有些國家以公開市場操作,有些國家限制銀行貸款,有些國家則直接管制物價…沒有誰對誰錯,只因各國的國情不同、經濟結構不同、制度不同…

  自有諾貝爾經濟獎以來,得主大多是美國人,他們所研究的問題也幾乎都是以美國的問題為主,但美國的問題等於其他國家的問題嗎?用以解決美國經濟問題的方法,也能適用在其他國家嗎?答案往往是否定的!光看這幾年克魯曼在媒體的發言,就知道他對其他國家的經濟問題有多無知,不知道的人若只看他所說所寫的內容,大概都會以為克魯曼不過是個不入流專欄作家!!

  這些所謂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十之九九根本不瞭解其他國家的狀況,如何能對症下藥,提供真正有用的建言!?一些單位花大錢請這些人來(諾貝爾獎得主的演講費少說幾十萬美金起跳)只怕是問道於盲了!!說穿了,根本只是相信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政府還不如多問問國內的學者專家,才是真正瞭解台灣問題,也才能提供真的有用的建議!

危機解讀:諾貝爾大師來台切磋
【聯合報╱社論】 2011.11.30 02:03 am
 
 金融海嘯過後,全球經濟並沒有平靜下來,反而受困於種種治理對策的後遺症及天災人禍,接連爆發了歐洲主權債務危機、貨幣競貶危機、資產泡沫危機,甚而糧食危機、產業斷鏈危機,及現今的二次衰退危機,以至未來的失落十年危機。

當大小危機四起、新舊危機紛呈、長短期危機並存,即時因應危機已不足夠,更要能做好準備,甚而能防微杜漸。今天在台開講的二○一○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戴蒙德(Peter A. Diamond),就將闡述避免危機之道。

目前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的戴蒙德教授,學術成就一如其名,耀眼如鑽;去年他與摩坦森(Dale Mortesen)及皮薩里德斯(Christopher Pissarides),共同以應用於勞動市場的搜尋市場理論「DMP」模型,贏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桂冠;但早在四十五年前,他即建立了著名的「世代交疊模型(overlapping-generations model,OLG),分析不同世代的經濟行為差異對總體經濟運行的影響,一舉奠定他在總體經濟學界的地位,並在社會保險、公共財政、所得分配等其他領域亦著述甚豐。戴蒙德還有著深廣的人脈,當今歐美兩大中央銀行──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基,一是其學生,一是其學弟,亦令他在經濟政策界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力。

這位經濟學界大師中的大師,今天將在聯合報系經濟日報舉辦的大師論壇中發表專題演講,主題即是當前各方最關切的話題──如何避免全球再次爆發經濟危機,並將與中央研究院院士管中閔、經建會主委劉憶如等對談;時值國內景氣陷入成長低潮,財經部會正傾力制定各方翹首以待的振興經濟對策之際,馬英九總統也將親臨致詞,並向大師請益歐美經濟情勢及治理當前經濟痼疾之道。

此時此刻的台灣,確實需要多元的國際觀點,找到自己應對危機、防備危機、避免危機之道,因為這一連串危機的源頭,正是來自於國際。自從始於美國次級房貸危機的金融海嘯爆發後,這三年多來世界各國莫不忙於因應危機,台灣亦不例外,但國際性危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各國經濟政策方寸大亂,卻又莫衷一是,處理舊危機未果,反又觸發新的危機,當今情勢之惡,似更甚於金融海嘯狂襲之際;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更直言,全球面臨「高失業低成長」的「失落十年」風險。

歐債風暴是最典型的例子,因應金融海嘯的擴張性財政政策製造了財政泡沫,財政泡沫帶來債務危機,債務危機又導致銀行債權不保的流動性危機及歐元區面臨崩解的貨幣危機;如今要消滅財政泡沫,國家財政必須大幅緊縮,反使需求已弱的經濟情勢雪上加霜;經濟成長既無以為繼,景氣復甦再次陷落,二次衰退危機隱然成形。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美國,居高不下的失業率正需要國家資源的救贖,但瀕臨上限的國債負擔卻亮起了紅燈,使財政政策陷入兩難。歐美經濟困局的發展及對策不僅影響全球經濟情勢,也牽動未來國際經濟政策走向,自是受到各國高度關注,台灣更因經濟的高外向性而更須積極掌握。因此,戴蒙德教授此時來台分享其研究心得,提供國人第一手的國際觀點,自是別具意義。

然而,諾貝爾經濟大師受限於各國經濟的特殊性,其觀察與觀點雖可引領國內財經菁英做更廣、更深的思考,卻無法提供適用於台灣當前經濟問題的解方;尤其,台灣目前的通貨膨脹壓力相對較小,失業率加計物價上漲率的痛苦指數在四小龍最低,國家債務負荷雖重,但未達失控之境,在總體環境相對穩健下,政府可運用的政策工具較多、施為空間也較大,而台灣經濟最大的危機更是在長期成長動能不足而非短期景氣波動。因此,這個解方還是要我們自己花功夫、用心思去想、去找,而且必須想對問題、找對方向。

抱歉,評論功能未啟用。